登录  注册
查看: 735|回复: 0
2014-9-13 21:43:05

吃货江南行

在去苏杭之前,已经做好了失望的准备,去了后果然发现,已经找不到古诗词中的那个江南了。
可能是去的时机不对,去江南嘛,就得烟花三月。像我们这种大热天去的,一下飞机就被太阳晒得奄奄一息,哪还有心思欣赏风景。
我无法形容我初见西湖的感觉,有点像马二先生游西湖吧,抬头望去满眼都是人,挤在湖边等着看音乐喷泉。谁能告诉我,音乐喷泉有个啥看头?那天正好是七夕,全世界的情侣都跑到西湖边来了,导致房价暴涨,你说好好的七夕,在家呆着就行了,非得跑出来开房干嘛,只有一种可能,大部分都有奸情。
扯远了。
这次江南行除了看风景外,还顺便会了下侠友。杭州的小鹤,苏州的虫子。都是我混天涯那会儿写武侠评论时认识的。说起来,上了这么多年的网,真正称得上熟的还是天涯上的那帮侠友,喜欢武侠的人骨子里可能都怀着敞开心扉结交天下人的想法。我是有陌生人恐惧症的,但每每去到有侠友的城市,都会碰个头。

当然,做为一枚吃货,吃也是重头戏,可惜我这次出来胃口一直不太好。
到杭州的第一天晚上,小鹤伉俪请我们去知味观吃饭。知味观是百年老店,吃到了正宗的杭帮菜,什么叫花鸡、酥鱼之类的摆了一桌子,他们还特意给我们一人点了一份东坡肉,装在小瓷罐里,足足有两寸厚。叫花鸡的肉是酥烂的,好吃但是容易腻,酥鱼是油炸过的,酸酸的味道。印象深的是那道莼菜鱼丸汤,这是我头一次吃到莼菜,外形有点像小荷叶,一片片在汤中舒展开来,入口很滑,可惜汤有点咸。杭帮菜和粤菜一样,走的都是清淡路线,但杭州的厨师真应该学学老广东是怎样煲老火汤的。
离开杭州那天我们去一家叫老杭州的店吃了顿,本来是想去外婆家的,但太难排队了。老杭州在清河坊那一带,个人感觉还是称得上好吃不贵。那天我又点了莼菜汤,为了缅怀一下张翰当年所谓的“莼鲈之思”,特意还叫了个浪花鲈鱼,汤端上来一看,清得可以养鱼,不过我还是很认真地把莼菜都捞出来吃了。
那晚小鹤他们陪我们绕着西湖走了小半圈,路程估摸有七八公里。在平湖秋月那儿,我正在感叹说这块儿怎么就叫平湖秋月了呢,一个老头儿走过来说:你过来,我来告诉你。原来这个老头儿是本地人,常常在西湖蹓跶,碰见外地人就义务讲解一番。他告诉我们,从这里赏月视野最为开阔,眺望西湖,可以看到“三面山色一面城”,又说白堤并不是因白居易而得名的,因为他的诗中早就出现了“最爱湖东白沙堤,绿杨阴里行不足”的句子。他让我回去百度他的事迹,可惜我现在忘了他叫什么了。
第二天清早起床,从柳浪闻莺一直走到了曲院风荷,个人感觉西湖还是可以的,特别是苏堤那一带,但我这次出行状态不对(其实是今年一年都很低落),对什么都没太大兴致。

下午就坐车去了千岛湖,这是个特别干净的小镇,吃住都不贵。吃了传说中的千岛湖大鱼头,一股泥腥味,绝对不是什么有机鱼。提醒下,这里鱼头是可以讲价的,老板都爱漫天要价,砍起价来绝对不要手软。
在千岛湖住了一晚,然后清早坐轮渡去安徽深渡,特别推荐这条线路,只有五十块,就可以坐四五个小时的船,沿途会经过千岛湖主要景点,没必要再去买千岛湖的门票了。
到了深渡后,拼车去黄山。黄山是我去过所有景点中吃住最便宜的,一百块一个标间大把,当然是山下。山上住一晚就七八百,还订不到房。
  吃货的一大特色是到哪都要尝鲜,到了黄山,自然就尝尝正宗的徵菜了。徽菜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品锅,《老残游记》中那段描写印象很深,什么“怒发冲冠的海参”、“酒色财气的鸭子”。但这个时节吃一品锅显然太油腻,于是点了清炒马兰头和臭鳜鱼,当地人爱把鳜写成桂。马兰头用热油炒过,有种特别的清香。臭鳜鱼是腌制发酵过的,入口时还不错,但是把我们胃口都吃坏掉了,接下来几天内都可以闻到那股子臭味,也许是我吃的不正宗?(黄山所有餐馆都可以砍价)
在黄山还吃了石鸡,我真是死性不改啊,到哪都要吃当地菜,某人一心就只想吃湘菜了。原本以为石鸡是一种野鸡(原谅我吧),夹了块一吃,发现不对啊,怎么有点像牛蛙?问老板才知道,石鸡不是鸡,其实是一种石蛙,据说只有黄山才有,这里到处都是石头山嘛。石鸡是连皮吃的,老板信誓旦旦说这皮里没有寄生虫,吃了如何如何有营养之类。带皮的石鸡比牛蛙的肉更有韧性,还挺有嚼劲的。又点了马兰头,我总是点重复的菜,被平平再三批评也不知悔改,这家的马兰头太老,不好吃。
总体来说,我吃到的徽菜都是重油重盐,吃了两天这类菜,后遗症是彻底没胃口了。说明我这个吃货还是经不起考验啊。
在山脚下住了一晚,第二天清早就去爬山,建议越早越好,早上人少,坐索道不用排队。最好的是,记者证免票呀免票。
      黄山的风景就不用说了,我就没见过比黄山还要美的山(当然我见的山也不多)。如果你想见识到水墨山水画的真实版本,那一定要去黄山。飞来石就是在那里,奇怪的是,我在五台山的北台上俯瞰众山,倒觉得那种峰峦叠嶂的感觉更像青埂峰。在黄山爬了西海大峡谷,如果不是探险爱好者不推荐爬,太辛苦了,还不如节省点精力在山上胡乱逛逛。令我大开眼界的是,居然还有妈妈背着几个月的宝宝在爬大峡谷,真的勇士,真是敢于直面险境啊。
     爬完黄山,整个人都累趴,膝盖那块都弯不了,走在路上老被人问,你的腿是不是有问题……
     我很喜欢一路上的徽派建筑,找个机会以后再去看看。
     继续流水帐。

     下一站是苏州。人家尽枕河的苏州!江枫渔火对愁眠的苏州!阿珠和阿碧住过的苏州!哈,当然还有慕容复了。慕容现在是我的另外一个名字,要是长住苏州就好了,这样当别人问起你是谁来,就可以很装逼地说,在下姑苏慕容。。。
     哦对了,我们是从南京中转去苏州的。我都快忘了这一站了。在南京就去了秦淮河,还花钱去看了下媚香楼,据说是李香君当年所居。没啥看头,只能令人感叹,当年秦淮名妓的居住条件还真是不咋的。有人考证说李香君只有1.46米,居然都成了一代名妓,那个时代,真是有容乃大啊。
苏州是我此行中最喜欢的地方。这里居然有一个完整的古城区,城外是护城河,城内也是水道纵横。要是时间允许的话,我可以把苏州所有的园林都逛个遍,这次去了拙政园、狮子林和留园。我最喜欢拙政园,那是张充和唱过曲的地方啊。有些地方和大观园中的景点名称重合,比如说藕榭。平平最喜欢留园,认为精巧绝伦。狮子林,有小朋友可以带过去捉捉迷藏。
苏州的面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面!北方人不服来辩!我们就住在朱鸿兴旁边,所以吃了好几顿面。特别推荐那里的枫塘大肉面,面汤很清,面细如丝,肉焖得烂熟,很容易就能吃掉一大碗。难怪陆文夫的《美食家》里说,苏州人吃面要吃头汤面,可能头汤面的汤最清,煮到后来就变浊了。我前一阵去过山西,那里的灌肠和莜面还不错,但个人还是偏爱苏州的面,我果然从胃口到灵魂都是纯正的南方人啊。
虫子夫妻请我们去吃了顿烧鸡公,公鸡现宰现烧,加大把辣椒,放在锅里热气腾腾地端上桌,令人一看就食指大动。平平说,这是他此行吃过最好吃的一顿,对于他来说,好吃就是辣的代名词。再好吃的东西,如果没放辣椒,他感觉就像没吃什么一样。
还去了下西塘。
在所有的古镇里,我最喜欢的还是束河。西塘没什么感觉,倒是送子来凤桥上的涂鸦很有意思。有人写,单身狗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?下面有人用红笔回复,大约需要一万年!
我感觉西塘所有小馆子的菜单都是一样的,都是酱爆螺狮清炒蚬子老鸭馄饨那几样,但前几天微博上竟然还有个“吃在西塘”的版本。倒是吃到了闻名已久的嘉兴粽子,口感和我们湖南老家的粽子有点像。

接下来,回杭州,继续游西湖,然后打道回府!
说到回家我怎么这么欢乐呢。旅行没人们说的那么玄乎,对于我来说,旅行既不能净化灵魂,也无法完善自我,它唯一的意义在于可以暂时从身边的生活抽离,看看风景,增长下见识而已。
每次出去只要超过一周,我都迫不及待地想回家啊想回家,还是呆在家里舒服啊,旅行爱好者请轻点拍砖。。。

回去坐的是夜班飞机。那天晚上,正好有超级月亮出没,在飞机上,看到了月亮从云海中升起,还看到了一道彩虹,竟然是圆形的。
舷窗外的景色,是此行最美的收获。

快速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